国际网址导航系统,最好用的网址导航

但凡有点音乐素养的人都不会拿单依纯的《来生缘》与天王华仔去比

05-06

浏览量:1011

《声生不息》第二轮公演(上半场)已经结束四天了,可网络上依然还在热议、争执,焦点就是单依纯、刘惜君联袂演唱的《 》到底是毁了经典、还是在致敬经典。尤其是一些偏执保守的歌迷恨不得把单依纯、刘惜君演唱的《 》一棍打翻,再踏上亿万只脚令其永世不得翻身。可也有不少歌迷坚持认为,这个改编版本赋予了《 》更广阔的想象空间,改得好,没谁规定必须按照天王的演绎去诠释才是正确,否则,谁还敢再碰经典,更何况创新式的改编了。

至于吗?一首很熟悉很“传唱”的30年老歌?

事情的起因要从二胡说起,华仔的老版本是忧伤的二胡前奏,委婉哀凉。可现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钢琴,哐哐地敲,还单敲小节重音;再有便是节拍速度发生了变化,华仔的版本是中板88,单依纯的是小广板60;另外在副歌部分,“君纯”还加了大段的和声,虽说没有改变旋律,但原歌曲的意境遭到了“破坏”。

这就是许多人耿耿于怀的三个关键点。

一、歌曲意境到底长什么样?

天王刘德华演唱的歌曲意境全在电影里。

怎么说?

因为这首歌的粤语版《一起走过的日子》是华仔主演的电影《至尊无上Ⅱ之永霸天下》的主题歌,其旋律也成了电影的主题音乐。有人说,这是一首爱情歌曲,其实不尽然。歌词创作者是香港乐坛著名词作者,四大天王之一郭富城的经纪人梁美薇,简称小美。为这首歌填词的时候,她刚到而立之年。赌片当时正在香港影坛盛行,兄弟情、为情为义、有你有我有情有生有死有义的义盖云天之豪气正充斥着香港社会,引领观影主流。周润发的《赌神》余热尚在,于是香港电影界便开始疯狂输出系列赌片蹭热度。

向华胜的《至尊无上》在前一年获得不错的票房,这就有了第二部《至尊无上Ⅱ之永霸天下》的上映。为了更加凸显兄弟情义、团队情义、男女情义,该片编剧竟然让剧中的所有人非死即残。目的就一个,凡违背兄弟道义、违背公序良知、违背师门规则的恶劣小人,必除之。全片的主情节线就是为了能在亚洲赌王大赛上干掉背信弃义,出卖师门、师傅、师兄地的恶徒Tommy。刘德华饰演的鸡翼与王杰扮演的仇杰、吴倩莲扮演的女友妹钉,不惧生死,前赴后继地与Tommy恶势力团伙展开恶斗,直至最后清理掉了师门恶徒Tommy,得偿所愿,但付出的代价也是惨痛的。慈爱的师傅、隐忍的大师兄、为爱不惜命的师妹全部殒命,双目失明的鸡翼孤零零亡命天涯,感受着为情义,两肋插刀的苦楚与绝望。

小美就是在这样的故事情节下创作的《一起走过的日子》,她的创作灵感不可能不受影片的主题影响,不受年龄见识的影响,不受香港社会思潮的影响。所以说,这首歌绝不单单是苦情歌,更有情义的成分蕴含其中。情义面前,何为生死?多少风波都愿闯,只因彼此不死的目光,有你有我有情有天有海有地。这也是小美的神来之笔,用生命的情感之问,弱化了团伙之间、游戏规则之间的打打杀杀,为情与义搭起了唯美凄苦的桥梁,勾连了观众与角色命运之间的情感相依。

如此之强的歌唱背景,试问单依纯、刘惜君怎么能体会得到、体会的深?

国语版的《 》是刘德华亲自填的词,内容与小美的思想一脉相承。前一篇是情与义,后一篇就是痛与悲。两首歌看似不相关,其内在的联系早已深藏于刘德华的内心深处。

不晓得各位看官,有没有看过刘德华的演唱会?

几乎每一场他都会唱起这首歌,无论是国语版还是粤语版,都是刘德华、鸡翼、仇杰、妹钉、师傅、赌船、游艇、赌神的玉牌相互交织、相互交融的心理呈现,痛苦痛悲痛心痛恨痛失去你,你们;如今想倾诉讲谁知,剩下绝望旧身影,今只得千亿伤心的句子于我心。

综上所述,就是天王刘德华演唱《 》的意境。

看过这部电影的,亦或是没看过都无妨,华仔的明星光环照耀亚洲,几百部影视剧的参演,已经令影迷观众几十年来认同了刘德华就是《 》《一起走过的日子》的角色本体。哪怕在他的真实生活中,从未有过这种体验,也不妨碍我们观者的无限想象。

而单依纯、刘惜君的翻唱就显得过于音乐化了,无法获取听者、观者的认同感。

更何况单依纯在演唱前,还特意交代了自己对这首歌意境的理解,觉得 存不存在,都在缘起缘灭的禅想中,自己的太爷爷就是自己的一场痛悲,没有珍惜,没有停留,只好等在来生里,再踏上彼此故事的开始。刘惜君则更加离谱,她受杨千嬅的“启发”,把自己置身于《至尊无上Ⅱ之永霸天下》男主鸡翼的化身,期望能与想象中的师妹(单依纯扮演妹钉)在梦中或是第六空间见面,倾吐彼此的思念与来生的等待。为此,两位歌手还都做足了装扮和舞台走位。

写到这儿,我们就不难发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

单依纯与刘惜君歌唱的意境彻底拧巴了,这完全就是两个时空的对话啊,虽说同在一个舞台,可表达的情感不在同一轨道上,至死也不会相交。一个是为太爷爷的纯牛奶;一个是我当初为什么要放弃你的理由与悔恨。

在这里,我想郑重埋怨一下导演:演员的内心戏是表演的基础,成败的关键,为什么不提前商定、不提前统一?时间真的那么紧吗?

结论:刘德华是用心、用经验、用人生感悟在唱《 》,所以必是经典;单依纯、刘惜君是用自己的初浅认识在诠释歌曲,没有丰富的阅历、经验、人生体验做基础,就算唱得再好,也无法与天王相比,因为这首歌的前置背景太深入人心了,凭音色至美就想撼动?

三个字回答:不可能!

二、作曲家都没说话,我们有什么资格去褒贬两位操刀编曲的音乐人?

当初听闻,在《声生不息》第二轮,刘天王的歌曲《 》将被搬上舞台,不少人的内心是狂喜的,也是忐忑的。为什么?天王的歌太耳熟能详,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KTV必点曲目之一啊。那磁性浑厚的声音、那塑料与橡胶之间的普通话魅力,时时萦绕耳畔挥之不去。现如今,听说两位美女将要演唱,真是拉满期待值。不过,越熟悉的事情越难做啊。

果不其然,两位美女一唱完,嘈杂的声音就甚嚣尘上,拦都拦不住,网络间争执不休,奇怪的是,两方阵营最后都将矛头指向了编曲大人。“编曲的拉胯,歌手快召回”!

核心话题就是寻找二胡,二胡没了。

为单依纯、刘惜君《 》编曲的是新加坡音乐制作人TerenceTeo(张瑞成);

刘天王原版的编曲是香港老牌音乐制作人Andrew Tuason(杜自持)。

两者在《 》的编曲方面应该是走了两条截然不同的路线:

杜自持老师强调的是旋律的流畅性,和弦之间的密度很高,始终追求主歌与副歌形成递进叠加的推进感。同时,他很喜欢用电子键盘,也是香港电子合成器较早使用的音乐人。在《 》中,他就是先行引入7拍子的电子琴和弦,在剩下的一拍中就加入了旋律二胡,03▁2丨3 --21▁65丨6---丨愁死我了,敲不出来乐谱啊,低音符号都弄不出来,别的更不用说了,我去!……

这种民族器乐的装饰为原曲,无疑增添了情感色彩,能把故事主线瞬间带入,加上华仔淳厚的音色使整首曲子再也无法拆开,紧紧连在一起,逼着你去倾听接下来的一段凄苦诉说和哀愁告白。

这样的编法绝对称得上是大师之作、点睛之笔。特别是二胡的忧伤感具有极强的侵略性,听者、唱者都被拖入规定情境中。到了副歌部分,其优美丰富又恰到好处的二胡再次拉响,在低音大鼓重重的敲击中,又很快掩入副歌里,特别是节律鼓点恍如要把主人公的心敲碎一样,撕扯着、震撼着,繁密的电钢琴奏出的和旋,几乎是一点不留白不切分,无法喘息的氛围压抑着四壁空间,直到最后一句唱出“剩下绝望旧身影,今只得千亿伤心的句子”,主奏旋律才在合成器的延音效果以及二胡、架子鼓、木吉他、贝斯、少量弦乐的共同宣泄中,了却了这一段悲苦揪心的体验历程。

这里还有一小段插曲,原曲作者胡伟立同杜自持说,这首歌求得就是“紧打慢唱”,一定要保留二胡的地位,不能调换。可刘德华却觉得二胡“土”,想换掉,就连杜自持也有些犹豫,毕竟香港年轻人早就抛弃了粤曲、京剧等传统戏曲样式。可胡伟立始终坚持,甚至还对华仔说道:“二胡是这首歌中的精髓,如果去掉它你就不要唱了!”,面对全香港第二位相信并鼓励他走上歌坛的恩人,华仔也只好妥协。这场妥协,妥协出个经典,值!

再来看下TerenceTeo张瑞成的编曲。

说不好是TerenceTeo是受到歌手的影响还是节目主创团队的指令,他的编撰手法绝对是出人意料,完全摆脱了杜自持的风格。可以说TerenceTeo用音乐把《 》搬到了一个极其神秘而又空寂寥廓的境界。那里有海、有雾霭漫漫的郁翠、有山泉叮咚的溪流,还有湿漉泥滑的青苔路径。因为没在现场,我不知道乐队的键盘手是左手电钢琴还是右手合成器,bass line的单音敲击下,PGM编入的音效直冲云霄,恍如《卧虎藏龙》的风动竹林。

音效渐渐隐去,单依纯的歌声悠悠传来,词义传达出的寻找,寻觅感带动起乐队的游动,琴声、PGM素材、电鼓、鲜见的弹拨乐、低音贝斯都跟着单依纯行走在谁都不知道的空间里,这是要找谁呢?不瞒各位,我还依稀听到了琵琶声(或是中阮)冒了几下,这样的配器真是做足了现代感也呼应了民族性。不过,总感觉缺少点什么?

没错,是粘合性。

歌手的演唱失去了不少伴奏的成分,增添了些许背景音乐音效烘托的氛围。就是说,歌者成了主宰,一切所谓的伴奏都是在努力打造一个情境,意识流地行进中,不制约和也干涉歌者的旋律线条,表面听似两条线在舒展,可歌曲的灵魂线索却时时碰撞纠缠。这样的编曲效果应该是服务歌者大于服务歌曲,如果单依纯没有给TerenceTeo鸡腿,那这次,她是真得赚到了。

等到了粤语版的启奏,大提琴杀入进来,一方面是对前面单依纯的《 》做个小结,另一方面也变换一下风格,将乐队重新带回到为歌者伴奏的角色上。于是乎,TerenceTeo的主风格特点得到了全面的展示,弦乐齐上,既重头又炫酷,动态的大音阶跑动起来,加上刘惜君的声音特点,后半程的曲子几乎演出了弦乐重奏的演奏厅效果,乐声、人声、打击乐声交相呼应,特别是单依纯、刘惜君的和声部分,整体推到了一个极致,意图明显地把二位歌手送到了彻底爆发和宣泄的高点上。再后来,大家就都知道了,戛然而止,重回单依纯的那处幽静神秘的时空里,流淌、清澈,全曲结束。

两位大手笔的编曲,孰高孰低?

没办法比啊!各有妙想、各有追求。如果非要问出个好与差,那就应该去找原曲作者胡伟立先生求证。

可截至目前,港乐一代宗师胡伟立老先生并没有发声,依旧宅在上海的家里,躲着疫情还优哉游哉地拉着小提琴或是跑到微博上点赞一下老太太们的学音乐的热情,仅此而已。

既然作曲的都没吱声,我们这些瞎参谋烂干事操的哪门子心啊?

天天闲着没事拿编曲大师们逗闷子?有趣吗?实在不行,你来啊!

三、这些年以来,触碰经典的勇士要秉持敬畏心,慎入雷区

最后再说说经典歌曲的改编吧,到底应该秉持什么样的心态去对待。

本小编觉得:

第一要有敬畏心;

第二,要有铺垫,有前因有后果地去谨慎操作。

能成为经典的歌曲,那一定是深藏于心的好歌、好曲。无论是传唱度、民众认同都是很高的,是一代又一代音乐家们潜心创作并得到时代认可的好作品。想改编,就一定捋清改编动机,是为了一档节目还是为了再度辉煌?

就像许多经典电影、电视剧被翻拍一样,图什么?距今为止,我们内地的许多翻拍剧为什么得不到好评,甚至一路骂声?究其根源就是缺乏对经典的敬畏心,不仔细研究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的根源,盲目地以为都是时势造经典。

于是,在黄橙橙的资本诱惑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屠戮经典。尤其是那位大胡子的腊鸡导演,以为增加点成本、换个电影城,用点3D特效就能重现经典光辉,岂不知全是糟蹋钱、玩个性张扬,经典毁了,胡子留下了。不知道这些年,金庸老师的多少好东西都是毁在他的手里。

一颗张狂心怎么能做好经典的翻排和改编?

敬畏心永远是第一位的。同时,不能因为一档综艺节目追求热度,就擅自玩弄经典,其结果往往是把经典玩坏,把个人的音乐品德搞砸。

改编经典,最好能打好前因后果的基础?这是什么意思?

比如这次《 》的改编,若是先有一部翻拍剧或翻拍电影,再请单依纯根据新剧情演唱OST,那这几天的吵吵闹闹就不会存在了。因为有先入为主的铺垫,能很好地摆脱刘天王的影响,不会被硬拉到一起比较。

再有,万万不可为改编而改编,如同《天赐的声音》,改编了不老少,可传唱下来和超越的几乎没有,剩下一地鸡毛和热热闹闹。再有就是《春天花会开》,勇敢者们改编了几十首经典民歌了,可到头来,价值几何?留给观众的只有幼稚和胡搞而已。

前因后果不过就是系统操作的组合模式。需要探索、琢磨,经典从何而来,那就去找到源头,再行考量,几斤几两,能不能演砸了,思虑周全之后再设置改变路径。

做无本之源、无本之木的事,只能是空中楼阁,一场风花雪夜的自嗨。

【感谢大家的阅读,辛苦了,又写了这么长,您受累了。本文观点纯属个人臆想,欢迎各种指正和狂喷发泄,都不容易,疫情闹得,是吧】

评论内容: